学校主页 收藏本站
胡建华:学科评估的改变在评估之外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21日 14:15

近年来学科评估在我国高校学科建设与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影响我国高校的学科评估不仅有国内的,如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已经开展的四轮学科评估;还有国外的,如英国夸夸雷利·西蒙兹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QS)每年一次发布的近50个学科领域的世界大学排行榜。学科评估对高校学科建设与发展的影响是广泛且深远的,仅从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已开展的四轮学科评估参评高校与学科数量的大幅增加就可略见一斑。第一轮评估于2002—2004年分3次进行(每次评估部分学科),共有229个单位的1366个学科参评;第二轮评估于2006—2008年分2次进行,共有331个单位的2369个学科参评(比第一轮增加73.4%);第三轮评估于2012年进行,共有391个单位的4235个学科参评(比第二轮增加78.8%);第四轮评估于2016年在95个一级学科范围内开展(不含军事学门类等16个学科),共有513个单位的7449个学科参评(比第三轮增长75.9%),全国高校具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的学科中94%的学科申请参评。

随着学科评估参评学科的不断增加,以及学科评估在政府制定学科发展政策和高校实施学科建设中作用的日益增大,关乎学科评估结果的评估方法、内容、指标体系等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为了回应社会、高校等多方的关切,提高学科评估的科学性与合理性,每轮评估之后都会就评估的有关问题开展调查研究,而新一轮评估则在已有评估的基础上对方法、指标体系等做出若干调整。譬如以学科评估结果的公布为例:第一轮公布的学科评估结果不仅有各参评学科的整体水平排名和评分,而且还有参评学科的学术队伍、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学术声誉四个方面的具体排名和得分;第二轮和第三轮公布的学科评估结果比第一轮简略了许多,只有各参评学科的总排名与得分;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的公布则较前三轮有了比较大的改变,即根据学科整体水平得分的位次百分位,将排位前70%的学科分为9档公布,即前2%(或前2名)为A+2%5%A(不含2%,下同),5%10%A-10%20%B+20%30%B30%40%B-40%50%C+50%60%C60%70%C-

尽管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的学科评估每轮都有所改变或改进,但是其评估内容、方法、指标体系、结果公布等还是在高校乃至社会引起了广泛热议。学科评估究竟应该向什么方向发展,相关主体应该怎样看待与应用学科评估结果,这些问题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学科评估如何发展,如何看待评估结果,这是两个既联系又区别的问题。具体来讲,学科评估如何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高校、社会如何看待与应用学科评估结果。有学者认为,学科评估已经对学科建设尤其是双一流建设产生了一些消极影响,如学科排名竞争白热化、学科评估主导学科建设、一些高校的学科调整步入误区、一级学科排名竞争阻碍了学科交叉融合发展等。因此,一方面学科评估需要不断改进内容、方法、指标体系等;另一方面人们也需要进一步深入认识学科评估究竟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一、降低热度,去除学科评估的指挥棒作用

20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包括学科评估在内的高等教育评估逐步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在政府影响作用比较大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内。譬如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在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中将建立大学评价制度作为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评估作用的提升伴随着政府行政影响力的减弱。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些国家高等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指向是不断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高等教育日益走向市场,形成了高等教育市场化的趋势。在这种趋势下,评估作为监测高校办学质量的一种手段逐渐被广泛应用。因此可以认为,质量监测是包括学科评估在内的大学评估的主要功能与作用,或者说大学评估的主要特征是质量诊断性。当评估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参与评估的机构不断增加,评估的内容、方法不断拓展,排名成为众多评估结果的主要表现形式,以及一些学科评估排名成为影响政府制定学科发展政策的主要依据(如学科评估排名对确定一流建设学科的影响)之后,评估的热度遂逐步升高,其对高校学科建设的指挥棒作用开始显现出来。这种指挥棒作用一定程度上促使学科排名成为许多高校学科建设的重要目标,无形中引导一些高校采取与学科评估精准对标的学科建设策略,如学科建设为排名,参加评估冲排名,竞争项目比排名等。当学科评估演变成高校学科发展的指挥棒时,评估应有的监测高校办学质量的功能就可能被遮蔽或扭曲,高校学科建设与发展就可能因学科评估指标体系的规制而出现千校一面的战略规划与实施策略。学科评估指挥棒作用的发挥与政府学科建设政策的制定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去除学科评估的指挥棒作用必须从政府做起,是时候该给学科评估排名降降温了。

二、重视内在,克服对指标体系的依赖

学科作为体系化知识的表现形式,是大学存在与发展的内在基础。近代之前,知识的发展基本上是大学中学科变化的唯一影响因素。所以,中世纪大学产生之后的几百年间,神学、法学、医学、哲学等主宰了大学的知识(学科)领域,神学院、法学院、医学院、文学院由此成为大学的主要学科组织。“18世纪自然科学的发展,不仅对经济、工业、采矿业、农业和军事科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也使得物理学和化学的发展突破了大学的围墙,从之前单纯的辅助性学科,发展成为独立的基础科学。而它们在19世纪的进一步分化,产生出了许多新兴的学科,进而影响到了大学。进入现代之后,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和知识的迅速膨胀,大学中的学科体系日渐庞大,学科数量持续增长。同时,影响学科发展与变化的因素也逐渐增多。在学科评估出现之前,影响学科发展与变化的因素除了知识本身之外,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等都会对大学中的学科设置与发展产生一定影响。知识也好,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也好,它们对大学中学科发展影响的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内在性与目的性,而学科评估对大学中学科发展的影响具有更多的手段性特征。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政府为推动高校学科发展,并通过发展学科促进高校整体水平提升,确立并实施了以重点带动一般的学科建设指导思想与具体政策。19835月,教育部在《关于调整改革和加速发展高等教育的若干问题》中指出:要采取有力措施,逐步建设好一批重点大学、重点学科(专业),使之成为教育和科学研究中心;各学校的主管部门都要优先保证重点大学、重点学科的师资、校舍、设备和图书等办学条件,并要求他们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从此,学科建设成为具有中国特色高校改革与发展的举措,学科建设水平对高校来说具有了指标性意义。学科建设何为,在学科建设进行了几十年之后有必要反躬自问。学科建设说到底是一种手段,其目的是推动知识的发展或推动以知识体系为内在本质特征的学科之发展。不过在实践中,有时学科建设似乎由手段变成了目的。学科评估则在学科建设的这种转变中起到了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了在学科建设上能够取得突出的成绩,一些高校以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作为基本参照系,去弱补强、拾遗补阙,获得好的评估结果、在评估排名中提高等级成为其学科建设的主要目标。如此,手段成为目的,学科建设的内在目标难觅踪影。因此,若要最大限度地实现学科建设的内在目标,高校必须要重视学科发展的内在特征,打破对学科评估指标体系的依赖。

当下,第五轮学科评估即将开始,许多高校已经绷紧神经,进入了迎战状态。相信第五轮学科评估的方法、内容、指标体系等在第四轮的基础上又会有所改变。但是,如果人们不改变对学科评估的认识,不认真反思学科评估对学科发展的作用,学科评估的指挥棒作用恐怕会愈来愈大。在学科评估运行方式、指标体系及结果的导向下,我国高校的学科发展环境与样态会怎样,值得深思。

              
  Copyright@2012- 2017  江苏大学发展规划处(教育教学研究与评估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
地址:江苏省镇江市江苏大学发展规划处  邮编:212013    联系电话:0511-88783626  
您是自2012年4月起第00000552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