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收藏本站
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难吗?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19日 16:02

18年前,教育部下发《关于加强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大学教授、副教授必须讲授本科课程,对于不主讲本科课程,或达不到本科教学基本工作量和质量要求的教师,不能聘任副教授或教授职务。2018年教育部下发的《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要求进一步完善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制度,实现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目前离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有多远

《中国本科教育质量报告》指出,2015年“985工程”高校校均开课3057门,“211工程”高校校均2284门,普通老本科高校校均1837门,新建本科高校校均875门,独立学院校均769门。

根据对教育部直属高校2016—2017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统计,大部分部属高校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副教授的比例达到80%以上,东南大学、兰州大学等学校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比例达到90%以上。但在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门次占比方面,仅有10所左右高校达到30%,有的高校甚至不到10%。大多数部属高校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门次占比明显偏低,说明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完成指标任务的现象,离“全员上课”的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

11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教授、副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情况如何呢?至今没有较全面的统计数据。根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2016年地方本科院校专任教师中有40.72万名教授、副教授。与每所部属高校平均拥有1340名教授、副教授相比,每所地方高校才平均拥有360名教授、副教授。地方高校教授、副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显得更加迫切。地方高校与部属高校在教学班级规模上也会存在差距,前者教授、副教授与在校生的比例是1∶37.52,后者则为1∶21.67,显然地方高校教授、副教授给本科生上大课的可能性更高。

如果再深入到各学科,存在的问题就更值得思考了。例如,2016年全国高校专任教师中哲学教授、副教授与在校生(包括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比例为1∶1.4;工学教授、副教授与在校生的比例为1∶30.66;管理学教授、副教授与在校生的比例为1∶61.52。可以看出,哲学教授、副教授教学工作量不足,工学教授、副教授队伍需扩编,而管理学专业本科教学是不是存在“水课”之嫌呢?

教授上讲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由于高校教师考核评价中存在重科研轻教学、急功近利现象,直接影响了教授给本科生上课。更有甚者,少数教授用“逃课”“代课”和“混课”等方式来应付学校制定的相关政策。而鉴于一些教授知名度大,教学主管领导和管理部门怕得罪人,对种种违规情形视而不见。部分教师存在着“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现象,人虽然在课堂上,但心不在课堂上,这样的课堂教学效果可想而知。

为什么提倡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在不同时代和不同社会条件下,大学教育的形式、内容、手段、方法千差万别,但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点,即课堂教学。大学课堂承载了人类最美好的理想,是启迪学生的心智、塑造学生的灵魂、培育学生健康的人格、促进学生自由且充分发展的殿堂。因此,大学课堂教学需要一大批优秀教师。他们担负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他们是大学生锤炼品格的引路人、学习知识的引路人、创新思维的引路人、奉献祖国的引路人。

教授通常是高校的资深教师或研究员。与年轻教师相比,他们在人生阅历、教学境界、制定与修订专业培养方案能力、课程体系设计能力、教学过程驾驭能力、教学研究能力、专业研究能力、学业指导能力、学习评价与考核能力等方面更加突出。而且,他们对提高教学质量更有亲身体验。因此,他们上讲台,能够使学生更好地对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有所体验,使学生对学什么、怎么学、为谁学有更加清晰的感悟,能够更有效地把经济社会发展对大学生发展的要求转化为课堂教学的内容、要求、目标。

努力推进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教育部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本科不牢、地动山摇。淘汰“水课”、打造“金课”,需要努力推进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首先是要推动部属高校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提高教授给本科生上课门次的比例。部属高校汇集了我国高校教师队伍中的精英力量,包括两院院士、“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入选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等高层次人才。不论在教授人数,还是在生师比方面,部属高校都最有可能首先实现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的目标。

其次,以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为抓手,加强地方高校教师队伍建设。在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地方高等教育占据了大头。如果地方高校本科教学质量不能保证,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目标就不能实现。地方高校要在新工科、新医科、新文科、新农科建设引领下,通过产学协同育人、开展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教学、聘请兼职教授等途径,提高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副教授的比例,努力实现教授、副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三是建立主讲教授聘任制度。目前,高校教授有教学型、教学科研型、科研型等之分,教学型教授的评聘似乎还带有一定的照顾性质。

如何让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既有荣誉感、又有实际收益呢?本文认为,高校应建立主讲教授聘任制度。可以先从公共课、基础课开始,面向校内外(或国内外)公开招聘主讲教授。聘期内主讲教授的讲课薪酬不低于本校教授的待遇。也就是说,如果是本校教授竞聘上岗,至少可以增加收入。

“主讲教授”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激励。高标准高要求的聘任条件、丰厚的教学薪酬,将会调动教授为本科生上课的积极性,并带动高校课程团队建设。

四是建立兼职教授制度。尽管我国高校专任教师中教授人数在逐年增加,但兼职教授人数比较少。美国中学后教育数据综合系统(IPEDS)和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公布的数据显示,1975—2015年,美国高校全职终身教职减少了26%,而全职非终身轨教师增长了62%。2015年,美国高校兼职教师达到41%。

兼职教授主要承担教学工作。高校聘任兼职教授,有利于优化教授队伍结构,提高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的比例。同时,高校聘任兼职教授,可以节约办学成本,且其聘任、解聘程序简单。

五是修订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合格评估、审核评估指标体系,进一步细化教师队伍二级指标,包括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的比例、教授为本科生授课门次比例、教授授课的小班比例、拥有最高学位的教授比例、生师比等,促进高校把教育资源投向教学领域。

“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还给我们启示:高校的招生规模、专业设置、课程设置一定要与教师资源相匹配,高校领导要重视本科教学,全体教授要热爱教学、倾心教学、研究教学。

              
  Copyright@2012- 2017  江苏大学发展规划处(教育教学研究与评估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
地址:江苏省镇江市江苏大学发展规划处  邮编:212013    联系电话:0511-88783626  
您是自2012年4月起第00000552位访问者!